那些年回家的趣事

发布时间:2019-01-08 网站责任编辑:

A同学高兴地收到华为工程学院的录取通知书,叔叔用木头打造了一只旅行箱,在堂兄弟的陪同下,用清漆刷了一遍。他第一次离开家乡,坐牛车三小时来到镇上,再乘汽车到了县上,早早地来到火车站,搭乘零晨4点钟路过此地的火车,前往大学所在地南京。

这是一列乌鲁木齐前往上海的火车,他在兄弟们的协助下好不容易挤上了上去。车箱拥挤异常,他只能站在过道上。

火车在晨曦中路过了大城市西安,下去不少人,也上来一些,他们看上去是那样的时髦。穿着粗布衣服,拎着一只木头箱子的他显得格格不入。他身高不足一米六,屁股刚好够上卡座之间的茶几,一但挨上就立马闪开,他不敢借力人家的茶几以减轻久站酸处的双腿负担。路过郑州时,又下去了一些人,坐位上那位烫发的年轻人从窗户外面买回了一只烧鸡,烧鸡香味肆无忌惮地硬往他的鼻孔里钻。他咽了咽口水,从随身携带的口袋里取出一个馍。

火车继续往东,到了商丘,过道上的人已经不多,他可以走动了。在徐州,过道上已经无人,并且空出一些位置来。

火车继续向南行驶,到了蚌埠,也就是说他站了16个小时之后,当一位服务员路过,他掏出火车票,指着上面“无座”的标签,怯生生地问:“阿姨,请问我可以坐那些空着的座位吗?”

“当然可以啦。”

他如释重负地摔坐上去,才明白“无座”并不是不能坐。



此文关键词:

返回顶部